王小川会成为下一个蒋凡还是张旭豪?
2021-02-17 17:24
 

  时隔12年,王小川再次站到了相似的命运十字路口:出走还是留下?
 
  去年9月,搜狗通过了腾讯发起的私有化收购要约,交易达成后将成为后者全资子公司。
 
  双方的憧憬还未完全展开,搜狗就遭遇了一波“黑天鹅袭击”。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在2021微信公开课上指出市面上已有的输入法产品存在隐私泄露的安全风险,微信要自己做输入法;搜狗隔天发微博反击喊话,称“不看好”微信输入法的未来。
 
  这场隔空冲突显示,王小川和搜狗想要融入腾讯这艘大船,“万里长征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搜狗的王牌产品搜索和输入法,正在面临微信越来越强的同纬度竞争;王小川之于腾讯,也不如2000年张朝阳和搜狐收购ChinaRen时,对其那般求贤若渴。
 
  但这样的艰难时刻,仍然比不上2008年的那场危机。因为公然违抗禁止做浏览器的命令,王小川被暴怒的张朝阳解除实权,并将搜狗业务转交其下属负责。
 
  一度张朝阳都做好了王小川离开的准备,甚至搜狐市场部都拟好了消除负面影响的新闻通稿,但王小川硬是苦熬了18个月,于2009年出任搜狐CTO,并等来搜狗拆分独立运营的机会。这18个月,成为王小川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挫折。事后回忆中,王小川将其称之为“至暗时刻”。
 
  相比程维、王兴、宿华、张旭豪等一众创业者,王小川是外界公认的巨头间合纵连横玩得最好的。一位与王小川共事多年的同事曾就此评论:“能周旋于大佬之间,在错综复杂的互联网恩怨情仇中准确地找到切入点,让大佬们满意的同时又保全了自己,或许只有王小川做得到。”
 
  程维在接受《财经》采访中,把创业公司与巨头的关系,形容为:想在竞争中获胜,要跟他们做朋友,但同时不能成为任何一家的代理人,如果你成为任何一家的代理人打了死结,那就game over了……而当你长到足够大的时候,你就可以有自己的规则,拥有更强的话语权。
 
  这些道理不是王小川不懂,而是他没有程维们的先天底气。尽管王小川一手创办了搜狗,但他从始至终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占股5.5%,既没有绝对控股权,也没有绝对投票权。
 
  再加上搜索被百度压制,输入法“叫好不叫座”,迟迟无法长大的搜狗,在过去10多年的互联网江湖中,已经渐渐失去了自己制定游戏规则的资格,也一步步丧失了获取更强话语权的机会,卖身投靠巨头成了必须要走的无奈之举。
 
  2020年财报披露,搜狗全年总收入9.25亿美元,较2019年下降21%,净亏损1.08亿美元,这是自2015年来首次出现全年亏损。
 
  IT桔子数据显示,2008年-2019年,BAT投资并购数量上,腾讯以713家居首,其次是阿里巴巴502家,百度为231家。其中,2014年是BAT投资的分水岭,百度在这一年投资并购个数较往年减少,腾讯、阿里巴巴的投资并购数量则开始爆发式增长。
 
  回顾被巨头收购后的公司创始人命运,无外乎两种:证明自己后再次手握大权,或者无奈套现后黯然离场。前者代表人物有2013年被阿里收购的友盟创始人蒋凡,后者典型有2018年同样被阿里收购的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
 
版权所有:辽阳无线电专业教育管理网 www.lnlyrm.com